赵德胤:写给电影新鲜人的四件事

2020-05-28

文/赵德胤(华裔电影导演,曾以《冰毒》一片获台北电影奖最佳导演奖。)

一、找到要传达的故事核心

赵德胤:写给电影新鲜人的四件事 导演赵德胤

归乡三部曲上映后,不断有想要在电影这个行业里实现理想的人问我,是否可以像我一样,用很低的成本开始拍片?

对于我个人的从影经历,奇妙地成为一个有励志性质的模範,我必须坦诚地说,这样以低成本、打游击的方式拍电影不应该是常态。

我是受命运和情势所迫,才会採取这样的製作方式,幸运地得到一个意外的好结果,但这样的模式是不能複製的,也不应该是电影正规的拍摄方法。

一直以来,美国好莱坞都是全球电影工业的中心,它从电影的筹划製拍,乃至于成品发行全世界,皆由一套缜密完善的产销体系运作。

即使数十年来,好莱坞体系以外的独立製片逐渐发展,但因为独立製片没有好莱坞电影强大的行销管道,多半得透过参加影展,才能争取露出的机会,归乡三部曲也是。

那幺,这是不是代表低成品无法拍出好电影?这幺说也不对。

以电影的表现方法为例,它能够简化到一个人的独白就构筑出一部电影。这是电影艺术的创作自由与想像,外在条件的各种限制,并不是必然的禁锢。但低成本拍片也不是值得鼓吹的方式。喜欢电影,或是想要从事电影工作的人,首先要做的是广纳各家流派,从技法、从故事想传达的精神去理解与观摩。

例如看美国的主流电影,可以吸收到塑造议题与包装能力,了解大众流行的喜好;欧洲的非主流电影虽然不热闹,气氛上却常具文学性;独立製片电影可以了解主流国家以外人类社群的处境及文化。

以不同的角度看电影,然后找到你要传达的故事核心,用最适切、可行性最高的方式表达出来。因为成就一部电影的关键,还是在于故事本身,还有在拍摄限制下,你去呈现故事的方式与诚意。

二、突破专业器材的限制

数位科技的发展,对于想要从事电影的人来说,是一个新机会。

以往拍电影需要一台三十五釐米的摄影机,底片加上耗材费用,每拍一分钟成本大约是新台币五千元;换成数位摄影机之后,器材几万元就可以入手,单靠一张记忆卡就能充分纪录影像,也没有沖洗底片与耗材等成本。现在甚至一台智慧型手机,所具备的录影功能几乎已达到可供电影院放映的画质,大大降低了影像的创作门槛。但是当每个人都可以拿着数位相机和手机拍出影像,就可以拍出一部好电影吗?或许,多数人可以成为拍摄者,却不见得能成为一位导演。

要成为导演,我认为最关键的是「思想」,以及你要如何思考影像。

电影是一种以影音写作的方式,你所「书写」的故事,是否反映出你对社会的观察?你所信仰的价值?这才是一个导演应该思考的议题。至于摄影技术是否高超,或者使用哪种器材,现在已经不是那幺具有影响力的条件了。

从学生时代,我就使用类比DV拍东西,之后也操作过八釐米的摄影机。

2010年研究所毕业时,我买了一台价格不到三万元台币的非专业数位相机,以此拍了七、八个广告纪录片,再加上毕业製作的短片《白鸽》、剧情短片《摩托车伕》,还有《归来的人》、《穷人。榴槤。麻药。偷渡客》、《冰毒》三部剧情片等。拜数位科技所赐,我利用这些低成本的器材,就可以表达出我要说的故事。

但这是不是代表器材不重要?

其实也不是。这也是为什幺全世界的独立製片电影,几乎都是日戏,鲜少夜戏的主要原因。

赵德胤的《白鸽》:

   

三、培养电影感

电影感该怎幺培养呢?我的方法是大量阅读、尝试写作,加上广泛地看各类电影、接触各种艺术,还有尽情体验人生。

从小大哥教我唐诗宋词,成长过程中跟着兄姊读武侠和言情小说,到台湾念书后,我在图书馆里阅读高行健、巴尔札克、杜斯妥也夫斯基、托尔斯泰、张爱玲、哈金等作家的作品。

后来,我在大学毕业时踌躇归乡与否的期间,遁逃到世界名导的电影世界里,这些点点滴滴累积的电影感,无形中都成为我日后拍片的养分与能量。

前面说过,我认为电影是以影响书写、记事,而剧本正是电影的根源。

要撰写出好剧本,除了养成阅读写作的习惯,也要关注时事,对周边环境与所接触的一切保持好奇与敏感。到现在我都有写日记的习惯,我的日记不见得是完整的文章,只是把所见、所闻、所感记下来,日积月累就可以组合成一个故事。另外,我也上网抓取历届奥斯卡入围影片的剧本,加以研读,从观摩出色的故事里,学习说故事的方法。

四、演绎不同的影片类型

早期美国的电影学校,会要求修读导演戏的学生,毕业前必须拍齐四种类型的电影;分别是音乐片、默片、纪录片、剧情片,目的在于从音乐、影像、纪实、和综合的角度去做练习。

学生时代我拍的短片《家书》,影像设定为主角骑着摩托车走访几个景点,后製旁白是我自己口说的书信内容;这部片形式有点像默片,感情与影像都是真实的,只有画面经过设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毕业製作《白鸽》也是採取拍摄影像,后製配口白的手法。至于《摩托车伕》、《归来的人》、《穷人。榴槤。麻药。偷渡客》几部片,则是带有纪录片的味道,到了《冰毒》则是一部完整的剧情片。

我从拍摄的几部电影中,边拍边学,恰好演绎了几种电影的类型。

目前全球电影市场仍是好莱坞的天下,包括说故事的方式,电影呈现的模式,这种方式被称为第一电影语言。欧洲或是第三世界国家,如高达、楚浮这类独立製片人,按直觉去拍片,对好莱坞产业模式充满反省,便称为第二电影语言。

赵德胤:写给电影新鲜人的四件事 电影《冰毒》

第三种电影语言属于公民运动,由劳动者或一般小民发起,多用于向当权者抗议当前政策。不同的电影语言,对电影有截然不同的看法,当然也评价不一。例如,《冰毒》很多镜头是静止不动的,美国好莱坞会说这是没钱打光,欧洲观点会说,定点的镜头着重在表达一种观点。此外,美国电影习惯剧情说什幺,就得拍出具体的场景,但欧洲电影会认为,主角说什幺就拍什幺画面,一点想像空间都没有,多无聊。我无意评论哪一种电影语言的好或坏,而是想要强调电影的类型有很多可能性,观众的评价也会有很多种面向。重点是,这些都只是检验电影的其中一部分,真正的电影创作者还是应该尽情解放思想,自由地以你原创的方式,去呈现你心里那份想诉说的欲望。

票房和观众很重要,即使许多独立製片的创作者,抵押房子、借钱拍片,但辛辛苦苦拍出来的电影却没有票房,甚至有的在影展拿了奖,回国后仍然看不到观众。但票房和观众,不是拍电影的唯一考量,有没有好好地把心中的故事表达出来,才是我认为一个电影工作者该有的认知。


赵德胤:写给电影新鲜人的四件事

本文节录自《聚。离。冰毒》·天下杂誌出版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赵德胤:写给电影新鲜人的四件事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赵德胤:写给电影新鲜人的四件事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